活动集锦 北医人物 北医故事 活动预告

父与子:传承“好大夫”精神

编者按

奉献才能铸造光荣

奋斗方能实现梦想

6月28日

北京大学第一医院召开

“光荣与梦想”

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1周年主题党日活动

理想、担当、使命

展望、嘱托、引领

主题党日活动充分展现医院

共产党人的政治本色和时代风采

在主题活动的致敬环节

泌尿外科副主任医师郝瀚

讲述了自己的父亲

光荣在党50年老党员

郝金瑞大夫的故事

平实质朴的讲述中折射出“好大夫”

厚重坚实的党性修养和人格魅力

郝瀚现场讲述

今天,我的父亲,迎来了光荣在党五十载的荣誉。感谢医院党委给我机会,在即将迎来中国共产党101岁生日之际,让我和大家分享一些关于我和父亲的故事。

父亲是一位医生,而且,是一位出身工农兵大学生的医生。1975年,作为一名工农兵学员,父亲走进了北京医科大学的大门,开启了他的医学生涯。是党给了他上大学读书的机会,所以,听党的话,跟党走,是他一生的追求。

儿时的我,印象里父亲总是很忙碌。无论是周末,还是节假日,他都会来到病房,查看患者的情况。我小时候,别说手机了,家里连电话都没有,只有胡同口的小卖部有一部公用电话,经常,小卖部的老板夜里会跑来家里,“郝大夫,您单位打电话找您”,无论多晚,父亲从来都是随叫随走,骑着他那辆二八加沉自行车赶到单位,不管风寒雨雪,深夜黄昏。我从来都不知道他是几点回来的,因为,每次他回来的时候,我都早已睡着。父亲平时很少和我谈起单位的工作,所以那时候的我并不了解一名外科医生,但我觉得,做医生一定是很了不起的工作。

于是,2002年,我也考入了父亲的母校,原来的北京医科大学,现在改名为北京大学医学部。2006年,我来到了北大医院实习,大家在单位都会亲切地称呼父亲“郝大夫”。如今我在医院也已经待了十几个年头,渐渐地,我了解了“好大夫”这个称呼背后更深层的含义,我开始从另一个全新的角度认识父亲。

郝瀚的父亲郝金瑞

荣获北大医院“光荣在党五十年”奖章

刚来到北大医院的时候,我发现,在很多地方,都留有父亲的印迹。在医院实习的时候,我有时候会去图书馆看书,之前的图书馆,在最后一页会插上一张借书卡,标注借阅者的信息,外文原版书区,几乎所有泌尿外科的经典教材,借阅卡上都有父亲的名字。我这时才发现,原来父亲这样爱读书。难怪啥罕见病都难不倒他。

去年,父亲把他在二部地下室的更衣柜借给我使用。我打开更衣柜的一瞬间着实惊呆了,里面堆满了各种专业书籍,每本书上都有密密麻麻的记录,还有父亲在90年代随访前列腺癌患者所做的笔记,每个患者术后的情况如何如何……工作的细致程度,是我们现在很多年轻医生所欠缺的。

我默默地记下了,一个好医生,一定是热爱读书、热爱学习的。

父亲一直到退休,没有任何豪华的学术头衔,但这并不影响他成为一名受同事、受患者尊敬的“好大夫”。他是一名勤勤恳恳为患者服务的医生,生活上,父亲勤俭节约,工作中,父亲待人宽容,而且乐于帮助同事。科里很多疑难患者,如果在治疗决策上有任何困难,父亲总会毫无保留地予以帮助。在手术上,父亲也一样毫无保留,大胆放手,努力培养年轻医生,让年轻医生能够更好的成长。其他同事在手术中遇到困难,父亲也一定会倾力相助。

退休之后,父亲仍然坚持出门诊,每周也一定会来科里参加查房。现在父亲现在已经很少做手术了,他还是会认真对待每一个病人,认真对待每一次诊治,而且仍然不断总结经验和教训,泌尿外科学科发展十分迅速,父亲仍然在坚持学习。

2015年,郝瀚(右)作为第一批“组团式”援藏医疗队员奔赴西藏,为当地医院填补很多泌尿外科技术空白

现在,我也有幸成为了北大泌尿所的一名医生,在这样的父亲面前,我必须努力,不枉做北大泌尿人!

家庭教育是扣好人生的第一粒纽扣,而父亲是帮助扣好这粒纽扣的第一人。习近平总书记说:“家庭是人生的第一个课堂,父母是孩子的第一任老师。” 回首我一路走来,从蹒跚学步到走上人生路,从牙牙学语到博士毕业,从一无所知到也成为一名泌尿外科大夫,每一步都有父亲的陪伴。

父亲永远是我心中的灯塔!我会用一生来践行父亲堂堂正正做人、认认真真做事的教诲!